人為什麼會做夢?原因之一是要避開那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。譬如,窮人夢見自己發財,就是常有的例子。西方有一則寓言,說一個牧童白天工作勞累不堪,但是一睡著就夢到自己變成國王,樂不思蜀。相對於此,一個國王白天享受榮華富貴,一睡著就夢到自己變成牧童,苦不堪言。這二人處境相反,說明貴賤固然有命中注定的成分,但是做夢也有身不由己的特色。真實人生有時要靠做夢來調適一番,算是減少一些不公平的比例吧!
    莊子並沒有夢見自己發財,而是夢到了蝴蝶。這表示他所嚮往的不是物質生活的富裕,而是心靈可以擺脫世俗的牽絆,自由地與萬物往還。

可惜好夢易醒,莊子回到現實世界,發現自己就是那「僵臥不動的莊周」。底下的問題比較有趣:是剛才莊周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呢?還是「現在」蝴蝶夢見自己變成了莊周?回首前塵往事,很少人會否定「浮生若夢」這句話的。既然如此,我們今天的所作所為,從「未來」的眼光回顧,不也是一場夢嗎?

這種看似消極無奈的念頭,很快就被點化了,因為莊子接著說:「莊周與蝴蝶一定有所分別。」分別在於:當我夢見自己成為隻蝴蝶時,在夢中我不會「質疑」自己真是一隻蝴蝶嗎?但是當我醒來之後,我却可以「質疑」自己真是莊周嗎?這種質疑的能力正是人的特色所在。

「質疑」表示人可以思考及選擇自己要以何種態度面對生活。譬如,不論生活如何困窘,莊子都可以坦然面對,過著粗茶淡飯的日子,但是他在提升心靈方面却從不鬆懈,要努力修練到與「道」同遊的境界。蝴蝶可以自在飛舞,但是牠沒有心靈提升的可能性。萬物都是按照自然的法則在活動,其中只有人可以選擇如何安排自己的活動。這就是人與萬物(包括蝴蝶在內)最大的分別。

    這種分別是個詛咒,還是個祝福?莊子的答案很清楚,當然是個祝福。所以他最後說:這種夢境所代表的,就稱為物我同化。因此,在莊子看來,我與萬物可以化為一個整體,這時我像一隻蝴蝶可以到處飛舞,没有任何阻礙或限制。而另一方面,我與萬物的分別也很明顯,那就是:身為一個人,除了有形可見的身體,還有心智的層次,可以從事思考活動,進而選擇正確的修練途徑,讓自己的精神成為真正像蝴蝶一般,無拘無束地活在世間。這時世間的富貴或貧賤,得意或失意,榮耀或恥辱,以及種種相對的價值觀,全都失去了對我的制約作用。

    莊子的思想是一個萬花筒,從每一個角度都可以看出其中的繽紛與瑰麗,同時也不可能用簡單的幾句話來作概括說明。像「莊周夢蝶」可以當成簡短的寓言來念,引發一些空靈的遐思就很值得了。

(待續)

本文節選自『原來莊子這樣說』

版權所有,請勿轉載,謝謝!!

創作者介紹

象飛音樂工作室

flyinn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