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於怎麼起飛,飛行過程又發生什麼事,莊子接著引述一段記載怪異事件的書--《齊諧》。

    「這本書上說:『當大鵬要往南海遷徙時,水面激起三千里波濤,牠拍翅盤旋而上,飛到九萬里的高空。牠是乘著六月颳起的大風而離開的。』野馬似的空中游氣,四處飛揚的塵埃,都是活動的生物被大風吹拂所造成的。天色蒼蒼,那是天空真正的顏色嗎?還是因為遙遠得看不到盡頭的結果?從天空往下看,也不過是像這樣的情況吧!」(<逍遙遊>)

      大鵬趁著自然條件起飛了,並且一飛就是九萬里。因為牠「飛到九萬里的高空,才算抵達風的上方,然後才可以乘著風力,背靠著青天完全沒有任何阻礙,然後才可以開始飛向南方。」「九萬里」實在不能當成真實的距離。我們搭乘國際航線的飛機,頂多飛到三萬多呎的高度。若是九萬里,早就抵達外太空了。莊子「語不驚人死不休」的用意,是要我們放棄一般的想像力,再隨著他去思索更深刻的問題。飛得夠高,才可自由翱翔而不費力氣;並且,飛得夠高,才可以從天上回顧地球,看出地球原來與天上ㄧ樣的美。有距離才有美感,不是如此嗎?既然如此,我們在世間若能減少各種欲望與執著,不是更能以審美的心情去觀賞周遭發生的一切嗎?

    莊子知道這個故事難免受到質疑,就開始分辨「大與小」的問題,而偏偏這一點引來了不少誤解。目前的《莊子》版本主要是晉朝郭象所編注者。莊子繼續描寫「蟬、小鳥、麻雀」對大鵬的嘲諷,然後忍不住為大鵬辯護,說:這些小東西又知道些什麼呢?莊子明明是肯定大鵬的,不然他前面費力描寫的一大段「由鯤變鵬」的故事不是很無謂嗎?這些小東西所象徵的是平凡人,向來對於心靈修練抱著譏笑的態度。

     結果郭象一再強調:小大雖殊,不妨各適其性,然後也都可以逍遙。這樣不是天大的誤會嗎?莊子講的是寓言,郭象懂的是「你怎能要求小鳥變成大鵬?」在莊子的寓言中,連魚都可以變為鳥,又有什麼是不可變的?而這則寓言所指涉的是「人」。因為只有人,才有這樣的潛能,可以經由身心修練而往上提升境界。

     當然,莊子所謂的「逍遙」,還需進一步抵達「無待」的層次才可以生效。這不是從大鵬的九萬里可以繼續聯想的目標嗎?若真是一隻麻雀,就根本沒有修練的必要,而只是拿來與大鵬對照之用。寓言所指的是人的心靈潛能,與真實的麻雀毫無關係,若是無法由大鵬的作為去覺悟人生修練的方法與方向,莊子這則寓言不是白寫了嗎?「人本與天地同大」,千萬不可小看自己。

本文節選自『原來莊子這樣說』(九歌出版)

版權所有,請勿轉載,謝謝!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yinnmusic 的頭像
flyinnmusic

象飛音樂工作室

flyinn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