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、太倉稊米

    要從多遠的距離,才能把地球看成一顆小乒乓球,進而把中國看成一粒米呢?答案自然是外太空了,並且這個距離還遠在月亮之外。年輕時聽方東美先生上課,他在談到莊子時,總是再三強調莊子是太空人,若非如此,又怎能表現這種不凡的見識呢?

    當然,莊子不可能真是宇航員,他所運用的是卓越的想像力。當我們仰望夜空,看到天邊一顆星星在閃爍時,是否也能從那顆星星的角度回顧我們所在的地球,然後發現地球在宇宙裏面其實並不大。既然如此,我們又何必過於在意自己在世間擁有多少東西呢?給你整個地球吧,那只不過是一顆乒乓球而已。莊子是怎麼得出這樣的結論的?他的思索過程應該會帶給我們不少啟發。

      1「太倉稊米」的文本

    「秋天的雨水隨著季節來臨,千百條溪流一起注入黃河,河面水流頓時寬闊起來,使兩岸及沙洲之間遠遠望去,連對面是牛是馬都無法分辨。於是黃河之神河伯得意洋洋,以為天下所有的美好全在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 「他順著水流向東而行,到了北海,朝東邊看過去,卻看不到水的盡頭。這時河伯才改變原先得意的臉色,望著海洋,對北海之神海若感嘆說:『俗話說:聽了一些道理就以為沒人比得上自己。這就是在說我了。而且我曾經聽人鄙薄孔子的見識而輕視伯夷的義行。起初我不相信,現在我總算目睹了你的難以窮盡的廣大。我要是不到你這裏來就糟了,我將永遠被有道之士看笑話了。」(〈秋水〉) 。

    在上述寓言中,河伯原先的得意是可以理解的,連古人二點零的視力都看不清彼岸站著的是牛還是馬,誰曾見過內陸有這麼大的河呢?等到他面對海若時,發現大海連對岸都看不見,立即覺悟自己其實非常渺小,於是改變態度向海若坦承自己的幼稚無知。河伯的表現已經值得肯定了。他在推崇海若的「廣大」時,聯想到孔子與伯夷,認為自己應該同時化解世俗對知識與行為的判斷。誰的學問好,誰的德行高,這些都是相對的標準所形成的判斷,正如有了河岸才可衡量河的寬度。若是一望無際,又何從斤斤計較誰優誰劣?

    河伯接受現實,認為海若才稱得上大。海若會不會像河伯一樣自鳴得意呢?他說:「井底之蛙不可以同牠談海,因為牠受到空間的拘束;夏天的蟲不可以同牠談冰,因為牠受到時間的限制;偏狹之士不可以同他談道,因為他受到禮教的束縛。現在你離開河流看到了大海,總算知道自己的醜陋,這才可以同你談談大道的條理啊!」

    世間有多少人可以擺脫「井蛙、夏蟲、曲士」的處境呢?海若最可貴的一點,就是明白自己也是渺小的存在。所以,從這一段話開始,他無異於莊子的化身,講出許多大道理。

    關鍵的語句出現了。海若說:「我存在於天地之間,就好像小石頭、小樹木存在於大山之中。這麼渺小的存在,又怎麼會以為自己了不起!這樣算起來,四海存在於天地之間,不是像螞蟻洞存在於大湖泊中嗎?中國存在於四海之內,不是像小米粒存在於大穀倉裏嗎?」(待續)

本文節選自『原來莊子這樣說』(九歌出版)

版權所有,請勿轉載,謝謝!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yinnmusic 的頭像
flyinnmusic

象飛音樂工作室

flyinn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