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聽了這番話,立即用來開導跟在身後的學生們。「用志不分,乃凝於神」一語所描寫的,是人類普遍擁有的潛能及其可觀的表現。學習任何技藝都需要用心專一而不分散,否則難期有成。長期如此努力之後,你在專業技藝方面的表現,在平常人眼中看來,「乃凝於神」。在此,「凝」字通「疑」與「擬」,為「疑似」之意,亦即:簡直「有如」神明的作為了。

  莊子在<知北遊>中,有一則類似的寓言。

  大司馬家中有一個製作腰帶帶鈎的人,已經八十歲了,他所做的帶鈎沒有絲毫差錯,大司馬問他:「你是有技巧呢?還是有道術?」他說:「我有持守的原則。我二十歲就喜歡做帶鈎,對別的東西根本不看,不是帶鈎就不仔細觀察。我用心於此,是因為我不用心於別的東西,才能專於此用,那麼何況是無所不用心的人呢?萬物怎能不助成他呢?」

  這位「捶鈎者」的秘訣是十個字:「於物無視也,非鈎無察也。」他與承蜩丈人的作法如出一轍。一位只見蟬翼,一位只察帶鈎,結果都成了莊子筆下的明星人物,表現出神入化的技藝。

  莊子身為道家人物,他所肯定的與其說是表演技藝,不如說是化解執著。要精通一門技藝,必須專注到忽視其他萬物的程度。但是,捶鈎者最後提及「無所不用心的人」(亦即無所用心的人),就是要提醒我們對自己專長的技藝也須一倂忽視及化解,否則依然有所執著而難以達到逍遙的境界。莊子寓言的深意應在於此。

  1. 神乎其技

  我在荷蘭教書時,曾在電視上看到一人接受訪問,他身上帶著鼻套。主持人介紹時,說他的鼻子保險了一百萬美金。意思是說他如果摔了跤,以致鼻子受傷,將可獲得保險公司理賠。天下之大真是無奇不有。再看下去,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原來這人是品酒專家,是靠鼻子吃飯的,所以要千方百計顧好吃飯的傢伙。

  歐洲人喝葡萄酒是很講究的,品酒也成了一門專業技術。英國哲學家休謨(D. Hume 1711-76)在一篇小品文中談到一則故事。

  有兄弟二人,出身品酒世家。在一次上層社會的晚宴中,主人特地從地窖中搬來一桶陳年老酒。像這樣的老酒,當然得請專家來品評一番了。兄弟二人上場了。哥哥嚐了一口,說:「酒是好酒,但裡面有皮帶的味道。」賓客哄堂大笑,認為那是瞎說,畢竟專家也有失靈的時候。接著,弟弟嚐了一口,說:「除了皮帶的味道,還有鐵銹的味道。」賓客又是一陣嘩然,都認為這對兄弟大概是浪得虛名吧!

  隨著晚宴的進行,大多數人都把兩兄弟的品評當成笑柄,但是誰到最後還笑得出來呢?誰是最後才開懷大笑的人呢?這一桶酒喝光時,大家才赫然發現桶底躺著一條皮帶,皮帶上的鐵環還生了銹。

  西方有一些品酒專家,你給他一杯葡萄酒,他一聞就知道那是什麼年份、什麼品牌的,產自何地,那一年雨量如何等等。相對於此,我們也有自己的專家。(6-2)

本文節選自『原來莊子這樣說』(九歌出版)

版權所有,請勿轉載,謝謝!!

創作者介紹

象飛音樂工作室

flyinn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