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、桓公讀書

讀書受教育是人生的必經之路。但是,讀書與受教育之間却不是等號的關係。簡單說來,受教育是一輩子的事,並且以各種方式在進行之中,問題是你我是否察覺而已。

至於讀書,則比較單純。在學校中的讀書是有計畫、有目的的,到某一階段就得畢業了。畢業之後,過去所讀的書是否有用,那是另一回事。此外,任何人只要願意翻開書本,我們就會認為他是在讀書。

莊子在司馬遷筆下,是個「其學無所不窺」的人,讀書之多不在話下。那麼,他對「讀書」這件事有何特殊看法?我們不妨從「桓公讀書」這則寓言入手,再好好思考有關讀書的一切,說不定莊子可以帶給我們不少啓示呢!

1.「桓公讀書」的文本

齊桓公是春秋五霸之首,靠著管仲的輔佐,以外交手段維持了春秋初期的安定局面。孔子稱讚齊桓公「正而不譎」(依循正途而不用權謀),孔子更高度肯定管仲的貢獻,宣稱「民到於今受其賜」(百姓到今天還在承受他的恩惠)(《論語‧憲問》)。

現在,身為諸侯盟主的齊桓公,到了莊子筆下,居然出現在一個讀書的畫面中,實在讓人不免覺得突兀。這正是莊子的幽默風趣之處。

在〈天道〉中,我們讀到以下一段資料。

齊桓公在堂上讀書。有個做輪子的工人叫做輪扁的,在堂下做輪子。輪扁放下椎鑿,上堂去問桓公說:「請教大人,大人所讀的是什麼人的言論?」

桓公說:「聖人的言論。」

輪扁說:「聖人還活著嗎?」

桓公說:「已經死了。」

輪扁說:「那麼大人所讀的,不過是古人的糟粕罷了!」

桓公說:「寡人讀書,做輪子的怎麼可以隨便議論。說得出理由就算了,說不出理由就處你死罪。」

輪扁說:「我是從我做的事來看。做輪子,下手慢了,就會鬆動而不牢固,下手快了就會緊澀而嵌不進。要不慢不快,得之於手而應之於心。有口也說不出,但這中間是有奧妙技術的。我不能傳授給我兒子,我兒子也不能從我這裏繼承,所以我七十多歲了還在做輪子。古人與他們不可傳授的心得都已經消失了,那麼君上所讀的,不過是古人的糟粕罷了。」

桓公聽完這番話之後,有沒有殺了輪扁呢?應該沒有。不過,這不是問題,因為莊子借這則寓言所要表達的是:書本是智慧的載體,但它實在不能等同於智慧本身。世間的書籍何其多,莊子在〈養生主〉中一開頭就說了:

「我的生命是有限的,而知識却是無限的。以有限去追隨無限,一定疲累得很。既然如此,還要汲汲於求知,那就只能疲累不堪了。」

事實上,老子早就指出:「探求知識,每天要增加一些;探求道,每天要減少一些。減少之後還要減少,一直到無所作為的地步。無所作為卻什麼都可以做成。」(《老子》四十八章)

本文節選自『原來莊子這樣說』(九歌出版)

版權所有,請勿轉載,謝謝!!

 

創作者介紹

象飛音樂工作室

flyinn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