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、爭論無用

    人與人之間意見紛歧,是十分自然的事。問題在於:每一個人說話時,都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同。如果你位高權重,別人又有逢迎拍馬的念頭,那麼爭論無從發生。如果大家站在平等的位置上,三言兩語之後還沒有爭論出現,那倒是一件稀奇的事了。

    莊子不但學問好,他的口才更是所向無敵。令人納悶的是,他居然公開反對爭論與辯論,認為那是無用之舉,對於一個人覺悟大道並無任何幫助,更別說還會製造更多人間煩惱了。「天下本無事,庸人自擾之」一語中,所說的「自擾」的有效辦法,大概就是與人爭論了。

    不過,莊子反對爭論,他自己又經常與人爭論,這中間的道理是什麼?或者,他有一套高明的理由來採取這樣的主張?這些探討想必可以帶來不少啓發。

    1.「爭論無用」的文本

    莊子在〈齊物論〉中,就「辯論無法裁決勝負」說了一大段話,我們可以分三小段來看。

    「假設我同你辯論,你勝過我,我沒法勝過你,那麼你真的對嗎?我真的錯嗎?我勝過你,你沒法勝過我,那麼我真的對嗎?你真的錯嗎?是一人對,一人錯嗎?還是兩人都對,或者兩人都錯呢?我與你是不能互相了解了。」

    莊子對於爭論之對錯所作的思考,確實周延無比,我們就算學習西方哲學,對他的話,也不能增加一字或減少一字。他接著說:

    「人都被偏見所遮蔽,那麼我要請誰來裁判呢?請與你意見相同的人來裁判,既然與你意見相同,怎麼能夠裁判?請與我意見相同的人來裁判,既然與我意見相同,怎麼能夠裁判?請與你我的意見都不同的人來裁判,既然與你我的意見都不同,怎麼能夠裁判?請與你我的意見都相同的人來裁判,既然與你我的意見都相同,怎麼能夠裁判?如此看來,我與你與別人也都不能互相了解了,那麼還要期待誰呢?」

    這段話認為:在二人辯論時,天下竟無人可以擔任裁判了。這種想法會不會太過偏激呢?莊子對此稍作分辨,他在〈齊物論〉稍前部分說:「六合之外,聖人存而不論;六合之內,聖人論而不議;《春秋》經世先王之志,聖人議而不辯。」意思是:對於天地之外的事,聖人存察於心而不談論;對於天地之內的事,聖人談論而不評議;對於記載先王事蹟的《春秋》史書,聖人評議而不爭辯。由此可知,「談論」、「評議」與「爭辯」是三個不同的層次。到了爭辯就落於下層,各說各話,無法找到裁判了。莊子在此停了下來。

本文節選自『原來莊子這樣說』(九歌出版)

版權所有,請勿轉載,謝謝!!

創作者介紹

象飛音樂工作室

flyinn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